两名武监打开房门,另外两名武监把宫娥的死尸拖拽出去,就像是拖拽一头刚刚宰杀完毕的牲畜。https://鲜血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,自女子脖颈处流出的的血透过五色地毯渗入木板之内,哪怕宫人此时立刻更换地毯用心擦拭,也无法彻底擦抹干净。除非是把所有的木板更换,否则这冤死的忠仆之血将永远留在宫殿之内,用这种方式诉说

  自己的冤枉与不甘。何况眼下又有哪个宫人有心思做这件事?萧后无力地瘫软在那,直勾勾看着杨广一言不发。她身后的宫人则全都吓得跪倒在地一动不动,生怕这位发了狂的帝王忽然挥刀斫向自己。大家心里都认定一点:皇帝疯

  了!他一定是癫狂症发作,否则又怎么会一刀杀了这无辜宫人,却不提对司马等人的处置?杀掉宫娥之后的杨广,将宝刀随手丢在一边,又坐回了位置上。伴随着宫人的死,他的怒气与火性似乎已经发泄殆尽,不需要再杀其他人来泄愤。对于这场叛乱阴谋该如

  何解决,也迟迟不见决断。

  就在萧后忍不住想要提醒杨广,谋反的乃是司马德戡等人,不是那被砍头的宫娥之时,却见杨广挥了挥手,示意武监与宫人离开,房间内只剩杨广夫妻两个。

  宫殿内血腥味重的呛人,不过杨广对于这味道并没感觉到丝毫不适,神情极为放松,就连刚才杀人行为,也不当一回事。“朕少年习武久经戎马,虽不是军中斗将,但亦惯习弓刀。关中男儿谁不是自幼握槊少年角抵?至于杀人……纵然不及宇文承基他们杀得多,但手上总是有十条八条人命,

  否则又怎么好见人?这等场面早就见怪不怪,倒是梓潼你出身名门又笃信佛法,方才的事没吓坏你吧?若是受了惊吓就对朕说,朕安排高僧为你念经祈福。”对于刚发了疯杀了人又像没事人一样高谈阔论的丈夫,萧后也早就习惯了他这副模样。若非如此狂悖,大好天下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副模样。只不过如今情形紧急,却

  容不得她再装聋作哑,萧后深吸一口气道:

  “臣妾的福分乃是圣人所赐,高僧神佛都无用处。圣人杀人自有圣人的道理,臣妾不敢问,可是眼下之事却不是杀一个奴婢便能消解,还望圣人明鉴。”

  杨广望着萧后,脸上的狰狞与杀意消失得干干净净,目光清澈如水,看上去远比平日更为理智清醒。“朕尚为晋王时,便知梓潼聪明绝顶慧智兰心,虽为巾帼手段却远胜须眉。论及心机谋略,便是朕身边谋臣智囊也未必及得上梓潼。朕能登上这皇位,梓潼更是居功至伟。是以往日里朕对你言听计从,你的话朕都会听。然则今日之事,并非梓潼的权谋手段能够化解,必要以非常手段解非常之难。哪怕明知许多事不该做不能做,却也顾不得那许多。朕也知道那宫娥乃是忠仆,不但不该死还得要厚加恩赏,可她若不死便是成千上万将士要死。江都城内就要化作一片尸山血海,这又如何使得?自古来两害相权取其轻,朕也无可奈何。死她一个能保住千万人性命,她又怎能不死?你放心,朕不会让这名宫娥枉死。待等迁都事成,朕定会将她风光下葬,也会安排得力部下找到她

  的族人贲以重赏,让他们得一份泼天富贵。如此安排,足以酬其功劳,也对得起她这份忠心。”萧后本以为丈夫癫狂发作无故杀人,虽然心痛忠仆之死,却也是无可奈何。毕竟当年南北朝乱世之时,不拘南北汉胡,都出了不少行事癫狂形同疯魔的帝王。大隋终归是

  建立于乱世之上的国家,杨家亦是从那个堪称人间地狱的时代走出的武将,子弟血脉里沾染上前朝的疯狂荒唐也不足为奇。可是如今看来,杨广非但不是因为失心疯发作胡乱杀人,相反倒是脑筋清醒,乃至杀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断,这反倒让萧后心中的怒气陡然升腾到极处。这位出

  身江南名门,自幼受过无数坎坷的女子未必能够执掌朝堂应付那些繁杂政务,但是论及对人心的掌握,她乃是这个天下一等一的好手。她很清楚,杨广那一刀斩下的绝不只是一个宫娥的首级,更是宫中内侍宫娥对于朝廷的最后一点忠心。有此前车之鉴,那些苦心栽培笼络的密探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徐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就是能进球只为原作者徐太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太公并收藏徐乐最新章节